园林绿化
苗木种子

在临沂可以不能以生长桂花

导读

昨天,在临沂见到一个老同伙,他问我:在临沂可以不能以生长桂花我问:你想生长他说:有这方面的想法。他是一位一不做二不休

在临沂可以不能以生长桂花

昨天,在临沂见到一个老同伙,他问我:“在临沂可以不能以生长桂花?”
我问:“你想生长?”
他说:“有这方面的想法。”
他是一位一不做二不休,要干就要干大事业的人。
然而我的回覆是:“生长桂花要稳重。”
桂花,是中国著名的传统花木之一。“桂”与“贵”谐音,单从名称上就惹人喜欢。
桂花最大的特点是风姿萧洒,碧枝绿叶,四序常青。春天百花盛开的时刻,她不去凑谁人热闹,夏日烈日炎炎的时刻,她也不去凑谁人热闹,而到了秋天,她把蓄积的气力释放了出来。
虽说,桂花没有与她相近绽放的紫薇那么耀眼,也没有木槿那么繁盛,有的,只是米粒般巨细的花朵,但在这丰收的金秋,她所散发的香味却浓郁醉人,是其他花卉所无法比
拟的。
我第一次见到桂花,约莫是21年前的国庆节时代,在北京的中山公园。我穿过长廊,到了唐花坞的周围,一股喷香喷香的味道迎面而来。
我猛吸了一口,真是沁人心脾。“嗬,好香啊!”
我忍不住问园里的清洁女工:“这是什么味道?那么香啊!”
她微笑,用手一指:“这是桂花的香味。”
我这才瞥见,院里摆放几盆丨米来高的植物。麋集的叶子,亮亮的,枝叶间隙,悬着一嘟噜一嘟噜金黄色的小花,敢情这就是桂花。袁枚有诗云:“苔花如米小,也学牡丹开。”桂花,现实上比苔花也大不了若干,但她的香味却云云浓郁醉人。
厥后瞥见桂花,是在杭州西子湖畔。就是这秋风送爽的4月。同伙特意在一棵桂花树下摆了一桌小菜。桂树随风只是轻轻地摇曳,空气中便弥漫着浓浓的桂花香气。人人一起吃着,喝着,聊着,其惬意劲是可想而知的。我抬抬胳膊,随手便拽住一簇桂花,饭后品西湖龙井,手里还留有余香。.
历代文人,留下许多咏桂花的诗。我最喜欢的有两首,都是五言诗。一首是杨万里的《咏桂》:“不是人世种,移从月中来。广寒香一点,吹得满山开。”另一首是王维的:“人闲桂花落,夜静春山空。月出惊山鸟,时鸣春涧中。”真是迷人。对了,另有李清照的四句:“昏暗轻黄体性柔,情疏迹远只香留。何须浅碧深红色,自是花中最高级。”
“自是花中最高级”,恰如其分。女才子李清照是这么以为的,我也颇有同感。
临沂,莳植桂花已有很长的历史。约莫七八年前,我曾在这里组织过一次桂花钻研会。来了好几位桂花专家。我印象,那次得出的结论是,临沂桂花,并不是临沂固有的种质资源,其种源照样长江流域过来的。
因此,在临沂大量生长桂花养植,我是不大赞成的。桂花喜温暖、湿润的天气,耐高温,不甚耐寒,而且喜欢微酸性土壤。这就是她的脾性秉性,是无法改变的客观现实。自然’她的耐寒性是受到限制的。这些年来,往北京、天津推广桂花的人许多,既有临沂的,也有江南的,但到现在,我也没有见过桂花成行栽在这些都会陌头的。
以是,在临沂生长桂花,无论若何也是干不外江南的。照样那句话:一方水土养一方人。一个企业,生长什么品种,不仅是桂花,其他花木也是云云,照样在你这一方热土上动脑子为好。只有云云,才气做大做强。

赞(0)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红萌园林 » 在临沂可以不能以生长桂花
分享到: 更多 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