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尚第一次下山化缘,

就遇到了一帮劫匪

这帮劫匪是由半大的孩子组成的,

最大的不过十岁。

他们每个人都穿着打满补丁的粗布衣,

手里拿的家伙也不过是竹竿木棒。

为首的一个小姑娘的武器最像样,

是一把弹弓,她射出来的小石子,

打人最疼,因此被尊为老大。

小姑娘拿着弹弓,指着小和尚说:

“喂,小和尚,把你身上的吃的都交出来!”

小和尚捂了捂怀里刚讨来的馒头,说:

“我……我不要!”

小姑娘擦了擦鼻子,说:

“哼,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啦!小的们,抢!”

她一声令下,

一帮孩子大喊着冲向了小和尚,

小和尚拔腿就跑。

他跑着跑着,跑进了山下的树林里,

身后的孩子是甩没影了,

但天黑了,自己也迷路了。

他叹了口气,只能等天亮再找路回寺庙了。

他在森林里捡了一些树叶跟树枝,

聚成一团,生了一个小火堆。

小和尚靠在树边,

烤着火,正要睡着了,突然听到了哭声,

大概是那帮孩子追进了树林,也迷路了。

他想了想,终究还是站起身,

拿起一个火把,循着哭声走去。

没走多远,

他便在一棵大树底下找到了正在哭泣的小姑娘。

“咳咳,小施主,不要哭啦。”

小姑娘抹着眼泪抬头看了看他,

一见是小和尚,她跳起来一把抱住了他。

“我迷路了,天又这么黑,吓死我了!小和尚你快带我出去吧!”

小和尚摸了摸光溜溜的脑袋,说:

“阿弥陀佛,贫僧……贫僧也迷路了,不如你跟我去烤烤火,等天亮了再一起出去吧。”

小姑娘坐在火堆边,吸着鼻子,脸上满是泪痕。

小和尚用树枝在火边烤着馒头,

他把馒头烤热了,递给小姑娘,说:

“给,别哭了,快吃吧。”

小姑娘看了看小和尚手里烤的热乎乎的馒头,

吞了吞口水,说:“你不吃吗?”

小和尚摇了摇头,说:“我吃过了。”

刚说完,他的肚子就咕咕叫了起来。

小和尚的脸一下子红了,

小姑娘破涕为笑,她接过馒头,

掰成两半,把大的那一半递给小和尚,说:“喏。”

小和尚红着脸摸了摸脑袋,接过了馒头。

两个人狼吞虎咽地吃着馒头,小和尚问:

“你……你们为什么要抢劫啊。”

小姑娘舔了舔嘴唇,说:

“我……我们都是孤儿,讨不到饭,只能偷点东西吃,
有时候偷也偷不到,大人又打不过,就只好挑小孩子下手。”

“这样啊。”

“对……对不起啊。”

“没事,快……快睡觉吧,明天还得赶路。”

“嗯。”

小和尚双手合十对小姑娘行了一个佛礼,

“喂,小和尚!”

小和尚扭头望着她。

小姑娘红着脸说:

“等以后, 我成了大寨主,

你就…. 你就做我的压寨相公好不好!”

小和尚也红着脸,挠了挠头,

转过身飞快地走了。

十年后。

小和尚长成了眉清目秀的大和尚,

被选作沙弥头,作为寺庙住持的候选人游历四方。

这天,他在回寺的路上遇到了一帮凶神恶煞的劫匪

二话不说便把他五花大绑绑回了山寨。

” 阿弥陀佛,几位施主,贫僧无财,
还请放贫僧回寺吧。”

为首的刀疤脸恶狠狠吼道:
” 别废话,我们寨主要见你!”

几个劫匪把和尚丢到了山寨的正厅,

松了绑,便关上了门。

和尚四下望了望,这里的张灯结彩,

大红灯笼配喜烛,莫不是要办婚事。

他正打量着,一个红衣少女走了过来。

他连忙开口道:

“恭喜施主新婚, 只是贫僧不饮酒,
亦不碰荤腥,实在没法子参加施主的婚宴,
还望施主海涵。”

女子快步上前,揪着他的耳朵说:

“臭和尚!十年不见就把我忘了!听说你都要当住持了!”

“….. 你是。”

和尚望着眼前清秀的少女,

一下子回忆起那个森林里哭鼻子的小姑娘。

“你说,还要不要当住持了!”

“别揪了,疼!疼!不当了!不当了!”

少女松开他的耳朵,说: “那你…. 还俗吗?”

和尚挠了挠头,说:“这…..”

少女瞪了他一眼。

“还!还!”

“那你…..”

少女转过身去,红着脸说:

“要不要做我的压寨相公?”

“不要!”

少女的心抽了一下,

她红着眼眶转过身来,说: ” 你果然还是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和尚一下子抓住她的双肩,

低头吻了她一下,说:

“我娶你,你做我的压寨夫人!”

《我娶你,你做我的压寨夫人!》